< class="top-menu search-top-menu"> < class="container"> < class="download-app"> Android版 iOS版线上赌搏网址 < class="guide-menu"> < class="column" id="loginaction">登录线上博彩娱乐大全 < class="column" id="userinfo" style="display: none;">退出 < class="column more bookcase" id="menubookcase"> 我的书架 < id="menucnt2" class="menu-ct menu-ct-2"> < id="mybc"> 我的书签 我的书架 < class="column">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 class="mid-bar-search">
< class="container auto-container clearfix" id="auto-container" style="width:960px"> < class='f-l ' id="content-warp" style="width:960px">

当前位置:潇湘线上赌搏网址>短篇>我们不是意中人

< class="chapter-read">

第二章,我是你的事故不是故事2

书名:我们不是意中人|作者:白清羽的ID|发布:2020-11-22 02:43:17| 更新:2020-11-28 14:13:18 | 字数:12566字

< class='chapter-main chapter-text-yahei' data-font="Microsoft YaHei" id="auto-chapter" style="font-family:Microsoft YaHei;font-size:18px;">

  司奕宸走唐依顾什羞耻直接追直接收拾东西走,路温嘉欣像极姐姐,魔王。

  才十几岁已,城市关系称王称霸方,姐姐,叶晨熙,城市首领,男朋友张尧父亲领导,

  安静温嘉欣侧脸比严肃,父母保护像极勇气。

  “欣欣,”。

  “”。

  其实冰冷,姐姐回外班,温嘉欣啊..

  温嘉欣冰箱速冻食品,相觑笑。

  叶晨熙张尧龄比业,常外,钥匙给温嘉欣让住,毕竟爸爸给请阿姨,做饭照顾居,吃速冻饺

  妆坐酒杯拿烟,眼迷离方倾诉委屈。

  依旧皮肤姣身材曼妙,依旧憧憬爱望。

  早,早早床画认完妆穿身休闲白裙点像干干净净点仙,温嘉欣满眼希望喜欢

  车送司奕宸,路校牌,“许政铭校管比较严,让进”。

  东西,照片名字

  司奕宸,温嘉欣,送门口必须司奕宸门确认问题温嘉欣才离,走很温柔

  坐远观穿身睡衣晃悠做早饭,脸巴掌印,笑,,却迫切许政铭

  “吃点东西吧”。

  “

  “吗?”司奕宸端杯热牛奶身边。

  眼神略微躲闪,“”。

  牛奶递,眼神躲闪,“喝吧,午才校门”。

  废话拿放回茶几才九点钟,许政铭,注身边眼神,“吧”。

  “考虑?”声音翼翼。

  ,“再吧.....”

  “感觉吗?”

  沉默声,,三暗恋,虽见钟见色

  见话司奕宸点难,坐身边搬巴很严肃,“,逸明月感觉?”气势逼眼睛死死,仿佛感觉立马弄死

  话,连直视勇气,很明显,激怒

  ,随整张脸限放,随微微才反应狗男

  见许政铭

  微微偏头试图躲却顺势亲甚至吻痕……

  “司奕宸干嘛?司……唔……”

  狗男边吻住边解睡衣扣,直身材暴露才放,“明月,根本见许政铭……已经新欢……”。

  愣住,眼睛喜欢眼数次关系狗血,刚刚准备被拉住直接扛肩头走向卧室。

  “司奕宸混蛋放!”。

  “放……”。

  午温嘉欣微信找校,

  法回答,虚弱眼睛,算死

  司奕宸很满抱住,“吧……法拒绝”。

  见许政铭,再次司奕宸

  司奕宸跟,每饭,富婆,够养活,每控制抽烟限制喝酒,仿佛真

  早,妈妈通电话让头疼,抗住帮忙,公司月内完融资更进步。

  已经……

  床走已经清楚脸色代表什,“怎?”。

  “

  “走”斩钉截铁,半分犹豫。

  玩笑。

  “边怎办?”

  “弄,走,”。

  温嘉欣知整整李箱零食拉,抱嚎啕哭,嚎嫌弃

  “啦,呢,再算白走趟,初恋回呢”强忍住眼泪,打趣

  嗔视噗嗤笑,“许政铭朋友,长三分像”。

  微微笑,既已经放弃

  “机票,等a市等飞机”。

  温嘉欣边擦眼泪边点头,“走??”。

  “嗯,”。

  相视笑,曾经相识,

  整理绪简单妆,门钥匙给温嘉欣。

  车钥匙给司奕宸两备箱放李。

  远处穿侣款风衣戴款墨镜站备箱放两李箱。

  午间阳光落肩头,仿佛……

  嘭!

  “明月!”

  两声音身边,血泊辆失控车已经撞

  司机受伤,撞倒伤势被温嘉欣拦住,司奕宸走拳打倒,随温嘉欣眼,温嘉欣拎

  司奕宸抱住,给医院打电话。

  努力眼睛拉住重,怎,司奕宸抱往附近医院跑,温嘉欣处理紧跟边打电话找叶晨熙。

  医院已经识晕死,医直接推进抢救室,司奕宸衣服沾满血,,身

  温嘉欣给叶晨熙打电话安排,甚至连病房安排,叶晨熙张尧连夜回部门处理

  结果ICU三张病危通知昏迷方司机判

  很重

  司奕宸,温嘉欣精致病态病房交流,叶晨熙张尧摆花,削果盘。

  随睁眼,率仪响瞬间目光,劫感觉,错。

  司奕宸杯温水棉签涂嘴唇,脸略显疲惫笑容。

  “先润润嗓话”

  次闭眼睛,机器跳瞬间降闪警报,医始抢救。

  被护士请走,走病房,司奕宸拳打,强忍住眼泪水,望向花板,“稍微快点点,……”。

  温嘉欣叶晨熙,“失控撞”。

  叶晨熙回头眼站张尧,“已经清醒啊,点”。

  医叶晨熙求父亲外省调,司奕宸逸明月昏迷始加逸明月清醒

  “该跟……该让票…………!”司奕宸疯狂,眼泪落

  门,医口罩,“很乐观,病强,况允许话建议转院省院”。

  叶晨熙眼亮,“转,省院吗?”。

  医点点头,“熙熙,省院找齐姨,比较专业点”。

  叶晨熙连忙谢“,谢谢孙叔叔,回头请您”。

  医摆摆病房。

  “老公找辆靠谱车,转省院”叶晨熙张尧

  司奕宸透病房玻璃呼吸机逸明月,眼泪责。

  午,温嘉欣司奕宸陪救护车省院,叶晨熙张尧车。

  转省院叶晨熙安排切,包括主治医师位齐姨。

  医办公室,齐姨安慰稳定司奕宸,“放肯定健康完未婚妻”。

  司奕宸丸,绪稳定始守病房,依旧始坚持希望。

  三清醒直接带司奕宸坐飞机离座城市,犹豫,因唐依找司奕宸站叶晨熙整整夜。

  夜,司奕宸

  南方依旧四季春,,回依旧妈妈叔叔

  安置李,阳台海,“原向往海”。

  淡淡笑,“啊,漂亮吧”。

  司奕宸转身抱住座城市认识

  很快,门外传敲门声,妈妈助理。

  司奕宸门,步走书房。

  气质温柔,“吴姨,吗?”。

  吴姨点头,随身几份文件,“主题,果方便主持方便清楚,因融资方”。

  “懂,放吧吴姨”。

  点点头,恢复腿,“怎?”。

  “耽误议”翻文件,“资方皓宇?”。

  “嗯,突资方,熟,……”。

  吴姨欲言止,司奕宸脸迷惑。

  “”。

  “皓宇资源整合眼光点私恩怨”。

  “确实处理,放吧”吴姨刚刚,“姨,给车呗”。

  笑,“喏,门外停呢,点”。

  钥匙送走

  “朋友,车给吃饭,接”带眼神跳略微停拍。

  “直等”。

  带城市圈,海,司奕宸约资方见

  茶馆包厢腿坐,身边沉稳司奕宸,三岁哥,融资整合资方皓宇公

  边泡边平静皓宇“怎公司偏偏?”。

  坐皓宇身边司奕宸,“果?”。

  “管,别打量”。

  “哼,妈妈根本弄狼狗帮助?”皓宇贵公身气质懂玩乐花花公

  “逸明月帮助”。

  杯清茶递,“杯茶,喜欢偏爱”眼身边脸色算很司奕宸,温柔笑。

  喜欢偏爱。

  皓宇眼,拿茶杯抿口,“悔”。

  “悔”。

  “很,明,条件条件妈妈谈”皓宇平静青白却暴露绪。

  “随”。

  拉司奕宸离皓宇仰清楚差哪。

  “喜欢?”坐车,司奕宸边问

  “吧,喜欢安全带,抬头依旧温柔笑。

  “饿”撒娇

  揉揉喜欢吃

  早,洗漱化妆,换比禁欲高冷衣服,司奕宸穿色系西装,微微扶腿伤。

  公司楼,皓宇妈妈已经,司奕宸跟排,车停稳,扶站稳。

  “妈妈,皓宇,早~”场合适应微微紧张男朋友,母亲资方打招呼。

  “吗?”妈妈问。

  “,剩”。

  “”妈妈像放拍胸口,“宸,近住习惯吗?”。

  话微微蹙眉,皓宇妈妈

  “错,谢谢阿姨关”司奕宸脸礼貌微笑。

  “吧”皓宇语气吐露,直接转身走向楼。

  议室,吴姨早早准备资料给,“东西,皓宇签字准备市,甚至退步”。

  翻文件,表示清楚,“?”。

  “听太清,”。

  点点头,“准备吧”。

  支吴姨身边司奕宸,“老公,等”。

  司奕宸略微迷惑,“懂……”。

  “比较安点”。

  “”。

  铛铛敲门声响,吴姨通知

  司奕宸扶整理衣服,陪走向议室,目光,径直走议室。

  司奕宸放位置随主持位置

  皓宇眼神仿佛杀

  很快聚齐简单宣布皓宇条件,片欢呼声,皓宇走

  “提,嫁给”。

  ,转头妈妈,……

  众目光向司奕宸快步走向,“李皓宇,谢谢拿几千万金流换惜老稀罕!”

  转向妈妈,,岁月痕迹影响什增加几分风韵。

  “妈妈,,唯独嫁,您做主”

  “始,退公司管理,权,议谁逸明月,包括您,您身拉司奕宸离

  “放弃吗?明月!”妈妈怒吼。

  ,“决定回始您应该知”。

  司奕宸快步离复杂,“……”。

  沉思久,“商业筹码”。

  抱住试图安慰口袋机响,拿,唐依。

  瞬间抬头劲。

  直接拿机接听。

  “奕宸,吗?”唐依声音温柔扎进

  “吗,许政铭姐姐见长,像毕业订婚”。

  沉默话,司奕宸略微丰富。

  “话啊……”。

  再次抬眼,眼解,“…………!”。

  “费尽摆脱商业联姻嫁办完妈妈愿!

  司奕宸,喜欢唐依,喜欢”。

  沉默,沉默

  忍住眼泪,扬笑脸,“司奕宸,吧”。

  话,车送卧室,客房。

  夜,仔仔细细回忆喜欢

  终究忽略唐依,高估

  窗外海,夜渔船亮星星点点灯,映片像夜星空真实。

  ,披清楚,妈妈几千万资金让嫁皓宇,儿舍弃,司奕宸……

  整夜,流

  亮,司奕宸敲门,“明月,明月,门”。

  随便眼泪,,“机票,,温嘉欣机场接”。

  门外阵沉默,“确定解释吗?”。

  “让唐欣靠近许政铭,唐依算计,靠近计谋?”。

  ,十几岁便始经商……已经目光……

  “思,真身边再朋友,明月,喜欢喜欢吗?

  喜欢喜欢许政铭?许政铭邻居,原本清楚旦被破纠缠”。

  丝毫门,唐依计谋,甚至唐依打顿,

  “喜欢,原因场赌注,原本丝毫喜欢久,拒绝让再热脸贴冷屁股。

  再见校,已经温嘉欣嫉妒快疯掉,见见!司奕宸,永远滋味”。

  “午叫吧”解门锁,撒,转身躺

  门股熟悉身边,轻轻揽住腰,“”。

  眼睛,

  等再睁,已经七点刚刚擦黑,飞机已经走。

  司奕宸睡身边,眼睛似乎肿枕边响,删掉唐依。

  转头拿机,重新订三张丽江票。

  “欣欣,收拾票,丽江”。

  温嘉欣电话另端愣住,“?”。

  “嗯,,丽江”。

  “丽江见”。

  确定司奕宸睡觉,再重复二遍夜晚。

  “饿

  果,男眼,“吃什?”。

  “冰箱吃什,啃冰箱??”。

  眼,“等”。

  久,托盘走进房间。

  “主,您玉米排骨汤,皮蛋瘦肉粥,青菜齐啦”。

  噗嗤笑,很少像正常嬉笑打闹。

  超市,逛街,买东西,像普通穿侣装端杯奶茶蹦蹦跳跳商场物件。

  ,机场。

  司奕宸推李箱,丽江机场远处站身机温嘉欣,酷酷,超man。

  “欣欣!呐!”远处跳

  打车酒店,温嘉欣叶晨熙接工边忙边问,“突丽江?”。

  “客栈,定居风轻云淡句话瞎差点惊掉眼眶。

  “客栈?!”两异口问。

  “嗯哼,准备住接完罢,机给照片。

  温嘉欣愣几秒,随扶额,“?”。

  “老太太因几千万金流资金嫁皓宇”平静反应平静。

  “几千万金流?嫁皓宇?TM!”突身边司机忍回半句,“皓宇咋?”。

  “妈谈退管理,拿股份分红,”。

  “……司奕宸避难?”温嘉欣表管理线,表疯狂失控。

  “算吧,反正老太太管分赚养活司奕宸”。

  民宿,两被眼方惊呆。

  千平方古宅,靠山院活水湖,整红木风,屋陈设欧式极简风格

  温嘉欣坐李箱建筑,“少?”。

  “,三百万吧”。

  司奕宸倒吸口冷气,“三百万?”。

  “嗯,笔尾款,概20万”。

  次彻底安静。

  “金器首饰,怎错吧”。

  交谈,走身剪裁合身旗袍,勾勒原本很完身材更加丰满,双媚眼风

  “明月姐吗?”。

  转身,“,您老板娘?”。

  “啊,叫傅瑾瑜”。

  “男朋友闺蜜,司奕宸,温嘉欣”温柔介绍向温嘉欣温嘉欣。

  羡慕,风精明干,便向往

  “瑾瑜姐,您安排方吧,概三合适尾款给”。

  “啊,住三楼向湖两间吧,够视野错”。

  “”。

  安排老板娘带秋千边茶桌喝茶,白茶。

  茶汤清澈,幽幽清香,温嘉欣堂。

  “买”。

  老板娘眸露,“算名贵,”。

  温嘉欣微微笑,端浅饮。

  湖边微风袭,门外客老板娘招待,安稳宁静。

  三尾款正式接客栈,老板娘件衣服北方,很向往害怕寒冷。

  温嘉欣笑张纸条,联系方式。

  “习惯南方温暖体验北方”。

  半,温嘉欣返程,湖边倚司奕宸,悠闲喝茶,机突电话,皓宇

  “逸明月,隐市山林吗?”皓宇声音听似乎丝丝嘲讽。

  “,东西夫妻威胁请您逸明月完直接挂电话丝机给。

  皓宇皓宇选择,掌控,帮助族,皓宇喜欢,忽略

  “抗拒阿姨?”司奕宸打风扇,吹风。

  舒服点姿势躺,“绩,拼命换绩被嗤笑,父亲几乎每吵架,拌嘴……叔叔门求,让,其实讨厌该怎接受,突……”

  “努力业办努力很久,利益,老,父母计深远,感觉丝毫……”。

  司奕宸注泪,察觉希望母亲关注,包括次离关注已。

  阿姨,两准备回趟北方。

  城市依旧风比温暖。

  温嘉欣司奕宸许政铭唐欣,两已经订婚

  司奕宸拉许政铭略带歉眼神释怀曾经斤斤计较

  戒指拿温嘉欣,惊讶批许政铭,尴尬晚期唐欣。

  酒三巡,温嘉欣借故拉唐依久,许政铭司奕宸微醺。

  “唐欣选择”司奕宸吐酒气,笑

  许政铭摇摇头,“唐欣勇气跟久”。

  司奕宸微微笑,许政铭敢,明月比

  切,即注定。

  两杯,随醒,司奕宸,许政铭

  温嘉欣差点连苦胆候老板娘终

  随,许政铭唐欣回司奕宸回酒店,留怜吧唧温嘉欣奔赴场。

  酒店,司奕宸借酒劲强吻明月且收拾。

  凌晨KTV,温嘉欣被,熟练车钥匙,车送

  眼珠温嘉欣任,五岁模特,名气,纪宸航。

  温嘉欣太纪宸航红受温嘉欣养便分,温嘉欣收男朋友,模特迅速走红,

  安置,纪宸航额头吻,刚刚转身便被拉住

  “走,谁,啃回……”带哭腔声音惊纪宸航抖,连忙蹲身靠股熟悉茶花,香味鼻尖萦绕。

  温嘉欣睁眼睛终究忍住,“吗,干嘛,干嘛!”边哭拳头捶胸口。

  纪宸航握住紧紧胸口,另擦眼泪,“”。

  早,睁眼已经午两点神清气爽仿佛吃二百斤果,,狠狠剜眼,扶墙洗漱

  另边,温嘉欣睡醒头痛欲裂,房间放眼空空荡荡,瞬间绪低落,“原梦”。

  “唔……”声奇怪熟悉声音让温嘉欣呆滞,扭头,熟悉帅脸果

  抱住脸埋胸口。

  纪宸航环住腰,温柔,“妖精早”。

  突亲昵让温嘉欣红脸。

  纪宸航更耳边轻呼口气,“快折磨死”。

  ……

  晚,司奕宸公园散步,司奕宸突远处夫妻,妻已经怀孕六七,两狗狗,背影很恩爱。

  “……怎办”。

  司奕宸呆,“?!”。

  “呢,……月姨妈……”。

  司奕宸瞪眼睛高兴,“明医院”。

  医院,产科。

  副主任医师夫拿张彩超单仔仔细细端详,表略微严肃。

  “已经两,两位剧烈?”。

  老脸微微红,“嗯……怎?”。

  “您体质点特殊加月份胎气稳,需静养间”医严肃

  “危害吗?”。

  “果养伤身落病根,两位慎重”。

  司奕宸点点头,扶

  回酒店路,随张照片朋友圈,‘欢迎宝贝’。

  随,温嘉欣电话便打,“怀孕???!!!”。

  “嗯……?”。

  “……回啊……哪……”。

  察觉语气,“晚喝鸡汤”。

  “买菜,晚早点”。

  ,朋友圈群祝福皓宇许政铭两祝福听话。

  傍晚,温嘉欣厨房纪宸航忙活,温嘉欣折腾

  门进屋厨房笑,转身司奕宸推进厨房,瞪圆眼睛做安慰

  房间,温嘉欣躺边放果汁平板电脑。

  “快,给喝口水,渴死”悄悄门,朝温嘉欣乐。

  温嘉欣白眼,“乐,喝汤吧”。

  气鼓鼓,“候回?”。

  “昨候走候回妾见……”温嘉欣眼落寞明月数。

  “……真身份吗?”。

  温嘉欣平静笑,“缘分尽力”。

  遮掩住绪。

  很快门外传声音叫吃饭,餐桌营养孕妇餐,喝饮料酒。

  ,纪宸航宁城组杂志,刚明月座城市,温嘉欣跟明月顺便照顾宁城。

  温嘉欣云南明月司奕宸刚架。

  刚刚安顿准备卧床养胎,门却被敲响

  吴姨,身皓宇。

  “姐,见”,吴姨拎堆礼品盒笑。

  皱眉向司奕宸示温嘉欣进卧室。

  “书房吧”,罢径直走书房门坐位置

  “?”。

  “顺便给份文件”,吴姨堆翼翼丝毫敢惹祖宗气。

  “参与公司管理,每钱给”明月淡淡句气吴姨脸色青。

  “文件,资格”,皓宇接句。

  “吗?母亲助理带?”。

  此话,皓宇察觉,“气,”。

  文件瞟眼直接文件甩,“病啊?!算什?”。

  皓宇吴姨眼,立刻,走皓宇

  “考虑考虑,给间,超果”,皓宇靠近身边轻轻抚摸随转身离

  随,整空空荡荡,温嘉欣司奕宸带走且文件纪宸航杂志合……

  局。

  回宁城局!

  坐呆滞刚刚整理客厅,眼泪水,很快,太阳落夕阳光照向海片血红色海洋。

  早,走向卫间,抹笑,洗澡,洗脸,化妆,换衣服,精致妆容遮住黑眼圈,随钥匙车库皓宇别墅区。

  进门,佣三楼,整层打通皓宇卧室足足百平方,全黑白灰,压抑禁欲。

  洗澡。

  很快,男浴巾视线

  “?”。

  “保证安全并且回江城”。

  “问题”。

  “打算?”,翼翼抬眼

  “结婚,婚礼”,床尾拿条浴袍披耍流氓思。

  “再找吧,”。

  明月刚身离便被拉住,“”,皓宇,眼睛目转睛盯

  “……”。

  “照顾,并且外公布消息,很快未婚妻”皓宇耳边吹口气,转身脱浴袍拿衣服背

  “东西吩咐佣买,或者找舒服随毕竟床”。

  接笔记本电脑刚刚拿回李箱被抬

  “少夫少爷给您买衣服,吩咐给您整理,您电脑,您晚?”佣很温柔问。

  “随做什吃什,电脑给”。

  佣点头退房间,左右敲门,送盅燕窝。

  晚,皓宇回电脑丽江客栈信息。

  刚刚客栈法司奕宸,股份给温嘉欣司奕宸平分,留近三百万金,长脑吃喝愁。

  皓宇眯眯眼睛,俊脸爽,抱,突眉头蹙紧,几岁……

  晚饭,佣轻脚皓宇两次,三次才忍熟睡米九几身高抱米六七体重九十斤丝毫费力气,抱怀瘦。

  “奕宸……欣欣……”轻轻呢喃梦话,气皓宇脸色铁青直接抱楼放,直接给整醒。

  “吃饭”语气句便喝汤

  脸懵,拿吃饭。

  晚头疼候,皓宇锁房间门,强迫间,,并且

  皓宇靠电脑,身刚刚沐浴完清香,“孕妇做什,婚”。

  老脸红,穿睡衣,躺床边沉沉怀孕始贪睡且睡眠质量错。

  等呼吸均匀皓宇关掉房间灯蓝色灯,挑低电脑亮度,替处理文件。

< class="comment-wrap-foot"> 打赏 章评 < class="magical-rec">
神奇推荐位
< class="left-sub-menu" id="menu-left"> < class="right-sub-menu" id="menu-right"> < class="overwrap" id="giftBox" style="display: none;"> < class="cover"> < class="useraction"> < id="giftBoxConetnt">

正在加载 . . .

< class="footer"> < class="container"> < class="map-menu">关于本站联系我们会员帮助作者帮助 < id="stat" style="display:none;">